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身边的榜样 > 2011年优秀中学生事迹

用勇气雕刻人生

 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附中   邵帅

 
 
  大家好,我的名字叫邵帅,今年13岁,来自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附属中学。今天我发言的题目是:用勇气雕刻人生。
  在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的眼里,我是个有点特殊的人。“特殊”之处在于:每天上午,最后一节下课的铃声一响,我就会急急忙忙地冲到操场的一角,捏着手机,抬头望向墙外楼房的一扇窗户,等待着手机铃声的响起。
  熙熙攘攘的操场,谁也不会在意每天站在这打电话的我,可对于我来说,这是一个每天必须的举动。因为这是我跟生着重病的妈妈的一个约定。我要知道妈妈这半天的身体状况如何,晚饭她想吃点什么,我好在放学的路上去买菜。
  2009年6月,在北京打拼的我的妈妈,被确诊为白血病,需要进行骨髓移植手术才能保住生命。那时我临近小学毕业,学习任务较重,当我得知妈妈的病情后,常常呆呆地发愣,再也没有心思听课了。
  期末考试临近,由于天天担心妈妈的病情,我在这次考试中发挥失常,失去了在当地上重点中学的机会。那时候,我只想赶快飞到妈妈身边去,未来对我来说,已经完全没有了方向。
  来到医院,当看到原来做事风风火火、喜欢漂亮的妈妈经过几次化疗后,头发全部掉光、浑身发黑、形容枯槁的样子,我忍不住在病床前嚎啕大哭起来。我自幼生长在单亲家庭,和母亲相依为命,如果母亲离开了我,我该怎么办?
  这样的恐惧折磨了我很多天,每次走到妈妈的病房前,我都忍不住地想流眼泪。可是我的眼泪并不会让妈妈的病情好转,反而使妈妈的精神状态更加低迷。我渐渐意识到自己对妈妈的影响,便努力克制自己,不让自己的恐惧和悲伤更多地流露出来。
  在白血病的病区里,还有不少和我同龄的病友,看到他们,我意识到疾病的无情,也意识到要想改变命运,就得与疾病做积极地抗争。哭泣和胆怯,一点儿都帮不上我和妈妈,反而会让我们更加消沉。
  意识到这点,我便打起精神,主动找到了主治大夫了解病情,当得知在中华骨髓库找不到合适的配型捐献者时,十二岁的我提出要跟妈妈做血液配型实验。开始大夫不答应,我便努力说服他们,让他们知道我的坚决。
  从那时开始,我为救妈妈的病积极行动了起来,为了照顾妈妈,我让外公陪我去学校办了一年的休学手续,渐渐地,我发现自己不再像从前那么爱哭了,心里总是满满当当地塞着各种要做的事情。比如每次去看妈妈前,我都会想今天怎么逗她开心,怎么让她多吃一点东西。离开医院,我又急着去网上查找各种资料,寻找各种给妈妈补充营养的法子。
  以前我从未想过,当一个人鼓起勇气去迎接苦难时,苦难也不再全是苦涩的滋味,就像喝茶一样,入口是苦涩的滋味,最后却留有一丝清甜。比如从前我很怕黑,不敢自己一个人待在黑屋子里,更别提走夜路了。自从担负起照顾妈妈的任务起,我每天要两次从香山的家赶到位于城里的医院,给妈妈送饭。晚上回家时,早已是漫天星斗,我会一边给自己唱歌鼓劲,一边在漆黑的路上疾行。我发现只要打定主意做一件事,虽然有困难,但也还是会继续往前走,不会给困难吓住。我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,超越了从前的自己,在陪伴母亲迎接新生命的道路上前进,我也获得了崭新的生命体验。
  2010年2月24日,在北京道培医院,我与妈妈的骨髓移植手术顺利进行了:上午9点半到11点,我被送入手术室,抽取骨髓;中午12点半到下午3点,我的骨髓被输入到妈妈的身体里。
  2月25日上午8点半,考虑到妈妈今后治疗的需要,我再次来到血细胞分离室,为妈妈采集外周血造血干细胞,医院把他储存起来以备后用。
  手术三周后,经医生诊断,妈妈恢复得较好,身上的白血病细胞全部被杀死,现在,全身换的都是我的细胞,从无菌舱内出来后,妈妈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非常感谢我的儿子,是他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。其实我也很感谢妈妈,是她给了我最初的生命,在照顾她的过程中,我再次获得了生命蜕变的机会。
  我和妈妈的经历经媒体报道后,牵动了很多人的心,不少好心人和企业纷纷解囊相助。而在家乡徐州,人们更是对我们母子时时牵挂,市慈善总工会受市委书记曹新平委托到北京看望我们、我的母校矿大附小为我进行了全校募捐、家乡的媒体还为我颁发了“彭城好人”的证书……
  目前我的妈妈病情已经稳定,我也于去年9月入读于中央工艺美院附中。我们租住的房子就在我们学校附近,妈妈从屋内的阳台上可以看到我们学校的操场。每天早晨上学、晚上睡觉,我都会央求妈妈亲我一下。中午,我会拿着手机在操场上与妈妈“视频通话”,放学的时候,也会给妈妈打电话,问妈妈想吃什么菜,然后买回来给妈妈做饭。这也就是开篇的那一幕。
  为了预防排异和复发,我妈妈现在每天都必须服用大量昂贵的药物,每个月的医药费近2万元。现在对我家来说,仍然是艰难的日子,但是比起妈妈生病时,我已经感到非常满足。更何况还有很多的好心人在随时关注着我们、帮助着我们。
  去年,中央电视台“六一”晚会,为我们做了主题故事《邵帅爱心救母的故事》;CCTV-12频道《道德观察》栏目做了专题片;徐州电视台专门为邵帅拍摄了电视短剧《生死母子情》。承受了大家如此多的关心和爱护,我感到非常的温暖,我希望自己长大后也能做一名志愿者,去帮助别人。将来自己如果真的考上了美术学院,成了一名画家,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回报社会。
  演讲的结尾,我想把我在走夜路时写下的一首诗送给大家,因为这首诗曾经让我的心中充满了勇气和力量,去迎接生活中的艰难困苦。
  “为了我的妈妈,我什么都不怕
  原来我天黑一个人在房间我都害怕
  现在为了我的妈妈走夜路过香山
  我也不怕不怕啦。
  原来我一打针抽血就害怕
  现在抽我的骨髓救妈妈,我也不怕不怕啦。
  妈妈给了我生命
  我要用我的骨髓救妈妈的命
  我什么都不怕不怕啦。”